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社会美学>正文

叶朗:追求人生更高的境界,感悟更深的精神之美

来源:未来会  发布日期:2019-04-17 21:43

叶朗,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兼任宗教学系、艺术学系主任。他对美学教育和中国文化的审美倾向和特点,以及美学和哲学思想与自然环境以及生活情态的关系都有深入的研究,在他看来,一个人有什么样的人生境界,就有什么样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追求,而没有审美活动的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这样的人生是有缺憾的。——编者按

叶朗:追求人生更高的境界,感悟更深的精神之美

摄影:毛毛

叶朗是中国哲学界和美学界的大师,曾同时担任北大哲学系、宗教学系和艺术学系的主任,还担任过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哲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委员。在众多头衔中,他说自己最珍视的还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这两个身份,因为这是他一生最想做的事——寻找美、推广美。

美育是“乐”的教育

叶朗曾指出,德育是“礼”的教育,它的内容是“序”,也就是维护社会秩序、社会规范,在规范性的教育中使人获得自觉的道德意识;美育是“乐”的教育,它的内容是“和”,也就是调和性情,使人的精神保持和谐悦乐的状态,生动活泼,充满活力和创造力,进一步达到人际关系的和谐以及人与整个大自然的和谐。

他认为,美育就是引导人们去努力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去追求一种更有意义、更有价值和更有情趣的人生。这是美育的最终意义。他说,美育可以使人通过审美活动而超越“自我”的有限性,可以激发和强化人的创造冲动,培养和发展人的审美直觉和想象力,所以美育对于培育健康的人格和创新人才有着自己独特的、不可替代的功能。

叶朗认为,中国的文化是审美的文化,是诗意的文化;中国的哲学是审美的哲学,是诗意的哲学。中国美学的最大特点是它与人生紧密结合在一起,这已经渗透到我们民族精神的深处。中国的历代思想教育家,从孔子到蔡元培,都十分重视美育,孔子提倡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就是强调审美要参与人格的塑造,要参与整个民族精神的塑造。

大学教育存在的问题

在叶朗看来,过去在大学教育中,我们往往只重视知识的灌输、技能的训练,而忽视心灵的教化和人格的培养,我们不注重引导青年去寻求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古典课程、人文课程、艺术课程受歧视、受排挤,人的创造力、想象力被压抑,人的同情心、道德感、审美感得不到启迪。我们的眼光必须从专业知识和技能的遮蔽中解放出来。从物质的、技术的、功利的统治下拯救精神,是我们的教育所面对的时代问题。

他说,我们有时会听到有人说“活着没有意思”,普遍情况下是由于功利的眼光和逻辑的眼光,遮蔽了有意义、有情趣的世界,从而丧失了现在,而审美活动去掉了这种遮蔽,照亮了本来的世界。

他明确批评,近些年来社会风气萎靡,大学要负上一定责任:“社会需要通俗艺术,可以靠市场、靠商业去生产。但大学有自己的使命,它不能流于市场和商业,它要生产高贵的艺术,去教育社会、引领社会。否则国家还要大学干什么?”这些年叶朗一直在强调人要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大学要有浓厚的文化氛围、学术氛围、艺术氛围,这些氛围的灵魂就是更高的精神追求,就是冯友兰先生讲的更高的人生境界(注:冯友兰提出的人生四个境界是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

最高的人生境界是审美的境界

叶朗认为,人生境界体现于人生的各个层面。一个人的人生可以分成三个层面:日常生活层面,工作或事业的层面,审美和诗意的层面。前面两个层面是功利的,最后一个层面是超功利的。审美活动尽管没有直接的功利性,但却是人生必须的,没有审美活动的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这样的人生是有缺憾的。

在他看来,一个人有什么样的人生境界,就有什么样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追求,或者说具有什么样的深层心态和风格。一个有最高人生境界的人必然追求审美的人生。反过来,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生活实践中能够有意识地追求审美的人生,那么,他同时也在向最高的层面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

他认为,追求审美的人生,就是追求诗意的人生,追求创造的人生,追求爱的人生。人们在追求审美人生的过程中,同时不断地拓宽自己的胸襟、涵养自己的气象,不断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不断提升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最后达到最高的人生境界,也就是审美的境界。

原文标题:叶朗:一个有最高人生境界的人必然追求审美的人生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