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中国传统美学>正文

传统书法中的抽象绘画——王氏“乱书”

来源:Hi艺术  发布日期:2019-06-07 08:43

王氏“乱书”的诞生不是一个偶然现象,有着特殊的时代背景,而上世纪末兴起的“现代书法运动”无疑是背景中的一个地标物。王氏“乱书”归类于书法,是属于一种绘画视觉效果的书法。——编者按

传统书法中的抽象绘画——王氏“乱书”

资料图

书法是一门历史悠久的艺术。最初从商朝的甲骨文开始,历经十多个朝代,先后演变出篆、隶、草、楷、行等五大类书体。回溯三千多年的书法发展历程,每个朝代的书法各具特色。虽然不同书体各有其“章法”,并且各个时期的书法趣味截然不同,但历代书法家都遵守着一种千年不变的铁律,即行列之间留有间隔,同时作品四边都要留出空白。然而,当代书法家王冬龄却打破了这种沿袭千年的金科玉律。

作为林散之、陆维钊、沙孟海等书法大师的弟子,王冬龄在继承传统文脉的基础上不断探索,试图在中国书法与当代艺术之间找到契合点。近几年,精于草书的王冬龄以一种被命名为“乱书”的新颖书体,将中国书法引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让人们感受到水墨书道的玄妙感和震撼力。

最先将“乱书”一词用于书法的,是明代书法家董其昌。他在一件书于1603年的行草手卷中写道:“癸卯三月,在苏之云隐山房,雨窗无事,范尔子、王伯明、赵满生同过访,试虎丘茶,磨高丽墨,并试笔乱书,都无伦次。”此件书法行笔瘦劲流畅,字体忽大忽小。虽然字体大小“都无伦次”,但董其昌在书写过程中仍然严格遵守行距之间留有空白、以及作品四边“留白”的书法规则。 

与董其昌相比较,王冬龄的“乱书”则是另外一种面貌。在王氏“乱书”中,行列之间的空白不复存在,书写笔划时而相依、时而交错,有些作品的运笔甚至越出了纸张的边缘。显而易见,王冬龄的“乱书”颠覆了传统的章法规则,降低了书法的可读性,开创出一种通过图像表现水墨韵味的书艺形式。

王氏“乱书”的诞生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它的问世有着特殊的时代背景,而上世纪末兴起的“现代书法运动”无疑是背景中的一个地标物。

1978年中国政府实施开放政策之后,西方现代主义思潮传入国内。在日本现代书法的影响下,古干、王学仲等26位艺术家于1985年10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中国现代书法首展》。此展览在“书法革新”理念的指导下,展出了与传统书法有很大区别的书艺作品,其中很多都带有绘画的技法和元素。还有一些作品采用了色彩,突破了传统书法的纯黑白模式。

《中国现代书法首展》在学术界和社会上反响很大,引发一场持续三十多年的“现代书法运动”,吸引了许多艺术家投身到与书法相关的艺术实验之中,涌现出风格各异的现代书法流派。如果我们以汉字书写作为划分标准,这些流派可以归纳为两大类别。一类主张“现代书法即反书法”,通过解构汉字或者错位汉字笔画,消除汉字的可识性,创作出非汉字书法。徐冰的《析世鉴—天书》和谷文达的“伪篆字”系列应该是此类别之中的代表作。另一类则继承传统书法的精髓,以汉字及书写为基础,融入现代艺术形式,开创具有当代特色的水墨视觉艺术。王冬龄的“乱书”就是第二类之中最具代表性的创作。

在继承传统书法方面,王氏“乱书”承继了墨线的动势韵味、墨色的浓淡枯溶、以及构图的黑白搭配。但是狂草书写与笔画交叉,使得作品看上去似书非书,似画非画,亦书亦画。欣赏王冬龄的乱书,不能沿用传统书法的观念和标准。乱书的艺术魅力不仅限于对传统规则的叛逆,更在于突破书法与绘画之间的分界线。

有人将王氏“乱书”归类于抽象绘画,认为“乱书”类似于波洛克的滴彩画或者赛·汤布利的涂鸦式书写。其实,将王氏“乱书”与波洛克或赛·汤布利的作品相比较就会发现,“乱书”具有四个独有的特性:第一,运笔的功力;第二,水墨的韵律;第三,“造白”的空间;第四,可识(或部分可识)的汉字。这四个特性都来源于书法,因此王氏“乱书”仍应归类于书法。它是一种呈现绘画视觉效果的书法。

原文标题:乱书

原文作者:刘钢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