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艺术美学>正文

草间弥生,曾住在精神病院里的艺术家,有着非凡的作品与生活

来源:资讯快览  发布日期:2019-06-25 21:51

草间弥生(1929年3月22日-)被称为日本现存的经典艺术家,约10岁时,开始被大量幻觉困扰,因而时常有自杀企图。她留有当时为母亲画的铅笔画,画中就已充满了小圆点。她曾经写道:“我决心创造一个无人涉足的草间世界。”作为一个自恋狂的学生,她可能会很高兴地听到,太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已经进入到她的世界无法自拔。——编者按

草间弥生,曾住在精神病院里的艺术家,有着非凡的作品与生活

草间弥生(资料图)

在过去的五年里,超过500万的博物馆参观者排队只为一睹草间弥生的作品。这位89岁的日本艺术家在过去41年里一直自愿住在一家精神病院里。

她在墨西哥城、里约热内卢、首尔、台湾和智利都成功举办了大型的个人展,并在美国和欧洲举办了大型巡回展览。去年,她在东京开设了自己的五层画廊。在美国洛杉矶的布罗德博物馆,最近在一个下午卖出了9万美元的展览门票,每张售价25美元。人们不禁要问,这位艺术家现在是不是“比汉密尔顿更出名?”

随着数量的增加,每位参观者在草间弥生的作品中度过的时间也在减少。她的作品是由彩灯、彩绘南瓜和永远反光的波尔卡圆点组成的“无限镜室”,让人沉浸其中。2013年,纽约的大卫兹维尔纳画廊将每位观众的观看时间限制在45秒。五年过去了,华盛顿赫什霍恩博物馆的参观者们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现在只剩下半分钟的时间来参观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最明显的一个词就是“Instagram”。成千上万的人在“Instagram”上关注草间弥生,欣赏她独特的太空仙境中自拍并分享的照片。许多现代美术馆目前正在探索将展览作为可上传的社交媒体“体验”的理念。草间弥生早在1966年就在纽约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如今她已经垄断了整个市场。

今年秋天,伦敦维多利亚米罗画廊将展出更多新作品。此次展览恰逢英国发行了一部关于这位艺术家非凡生活的电影《草间弥生:无限》。这部电影的制作过程说明了草间弥生的命运是如何飞黄腾达。2001年,该公司首次尝试将这一想法付诸实施。把草间弥生的故事推销给她能想到的每一家制片公司,所有人都拒绝了。原因是,她的想法是“太艺术”, 草间弥生“没有名气”,“没有人想看一部关于女艺术家的电影”。

这部电影是一个关于坚持不懈和成功的故事,落入了草间弥生自我转变的整个章节中。

在第一个故事中,草间弥生的童年,为艺术界最喜爱的自拍热潮播下了好奇的种子。草间弥生生在日本农村的一个富裕家庭,经营着大量的植物苗圃,种植各种紫罗兰、牡丹和百日菊,销往全国各地。从很小的时候起,草间弥生就带着她的速写本来到采种场,坐在花中间,直到有一天,她体验到了花儿的簇拥,并与她交谈。“我以为只有人类才会说话,所以我很惊讶紫罗兰居然会说话。我吓坏了,我的腿开始颤抖。”这是困扰她童年的一系列令人不安的幻觉中的第一个,而她把这些幻觉称为去人格化。

这些插曲似乎与她家庭生活有关。草间弥生在一个非常不幸的家庭中长大。她的父亲是个花花公子,母亲派草间和他的情妇暗中监视他,但她在自传中回忆说,当她回到家里时,“我母亲会对我发泄她所有的愤怒”。

她的母亲试图阻止草间弥生画画(从她手中撕下画布并毁掉它),并且坚持认为她学习礼仪是为了建立一个良好的婚姻家庭。草间弥生继续作画。这是她理解幻觉的一种方式:桌布上的鲜花包围着她,追逐着她上楼;天空中突然迸发出的光辉。她回忆说:“每当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就会赶回家,把我在速写本里看到的东西画下来。记录下来有助于减轻对这些事件的震惊和恐惧。”

“许多”成为她商标的主题,显然都植根于这种做法。草间见到的第一个南瓜是和她的祖父一起。当她去摘的时候,它开始对她说话。它有一个男人的头那么大。她画了这只南瓜,并因此获奖,这是她11岁时的第一次获奖。八十年过去了,她最大的银质南瓜雕塑售价50万美元。

在13岁时,珍珠港事件发生后,她被征召到一家生产降落伞面料的工厂工作。晚上,她一遍又一遍地画着复杂的花。在纪录片中,看到草间弥生早年生活的照片(那时她的头发直直地梳在额头上,照片摄于花丛中)与这位艺术家现在在工作室工作的画面形成了鲜明而感人的对比。她戴着红色假发,用一支魔笔把点点滴滴连在一起,像孩子一样咬着嘴唇。

草间弥生的第二章旅程始于她第一次在家乡松本的一家书店里遇到乔治亚欧姬芙的作品。她找到了奥基夫在新墨西哥州的住址,写信给她,征求她如何在纽约艺术界闯出一片天地的建议。她给奥基夫寄去了一些她自己的复杂水彩画,画中有超现实的植物形态,还有爆炸的种子荚。欧基夫后来回忆说,起初他很困惑,为什么会有人想做这样的事情,更不用说日本农村的年轻女子了,但在几年之后这发展成了一种方向。“在这个国家,艺术家很难谋生,”奥基夫说,“你必须尽你所能找到自己的路。”

草间弥生于1958年来到纽约,时年27岁,她的衣服里缝了几百美元,还有60件丝绸和服和一些画。她的计划是通过出售其中一种来生存。根据她自己的说法,她最初靠一些零碎的食物维生,包括从鱼贩的垃圾中捡来的鱼头,她把这些垃圾煮成汤。她拖着她的工作在城里到处走。“有一天,”她在自传中回忆道,“我拿着一幅油画,穿过曼哈顿的街道,提交给惠特尼年度展审议。然而,我的画没有被选中,我不得不把它搬回来,要走40个街区啊。那天风刮得很大,帆布好像不止一次地带着我飘向空中。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太累了,像死人一样睡了两天。”

她的突破性作品《无限网画》来自于之前的一系列水彩画作品《太平洋》,这是她第一次从东京乘飞机来到这里,看到海面上的波浪痕迹后创作的。她画的网是用一种重复的、奇异的姿势做成的,用小圆圈圈起来,就像一层层的鳞片;最长的画布有30英尺长。其中一幅油画在2014年以71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创下在世女艺术家作品售价的最高纪录。1962年,她以75美元的价格把第一批作品卖给了艺术家弗兰克斯特拉和唐纳德贾德。

随着20世纪60年代的发展,她在其他方面迷失了自我。在1966年的一件作品中,她穿着全套日本民族服装(和服、白色的彩脸、用鲜花扎成的辫子、拿着一把华丽的阳伞)在东京一些较为简陋的街区穿行。照片被拍了下来,在某种程度上,草间弥生真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局外人。

她想太想出名了。(她对名声有着狂热追求)。1966年,她凭借《水仙花园》夺得了第33届威尼斯双年展的冠军。《水仙花园》由1500个反射球组成,观赏者的脸在其中无限放大。她以每只2美元的价格出售了这些球,广告上写着:“你的自恋需要出售”,这一姿态预示着这幅画就是一张自拍照。双年展主办方停止了表演,反对这种“出售热狗或冰淇淋甜筒之类的艺术品”。

当爱情的夏天到来的时候,草间弥生试图将自己定位为一种花的力量的高级祭司,她举办了“身体节”和“解剖爆炸事件”,在这些活动中,她用圆点画裸体派对的参与者。她把这些活动带到纽约各地的一些地点,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对面,在自由女神像的台阶上,发起了反对理查德尼克松当选总统和越南战争的裸体抗议活动。草间的故事在一年内两次登上《每日新闻》的头版:“裸女在华尔街跳舞,警察不掐她们。”

1968年11月25日,她上演了纽约的第一个“同性恋婚礼”,比当时的时代提前了半个世纪。她在一家时装店出售圆点花纹的时装设计,这些设计上有很多洞,露出胸部和臀部,这不仅让她在美国名声鹊起,也让她在日本的名声鹊起。日本是她的祖国,而且是极其保守的日本,但是,她是可耻的流亡者。媒体对她作品的兴趣已经从严肃的批评转向了小报的曝光,在小报上,她的名字成了皮肤彩绘和狂欢的代名词。

随着70年代对60年代过度行为的反弹开始,草间弥生在纽约有点被排斥,于是她回到了日本。她在东京新宿一栋高楼的10层租了一套公寓,俯瞰着一个巨大的世界,开始用超现实主义拼贴画为康奈尔大学写挽歌。然而,她青春期的幻觉和恐慌发作又卷土重来,并数次住院。1977年3月,她住进了一家精神病院。

对一些艺术家来说,这可能是世界末日,但对草间弥生来说,它代表了一个新的开始。她找到了一种方法来控制她的躁狂,并将其导向她的创造力。这家医院提供艺术治疗课程。她签了约,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

草间不接受采访,但通过邮件,她回答了几个问题:“你在职业生涯相对较晚的时候获得了巨大的认可,这让你感到意外吗?”,“你曾经对它的发生失去过信心吗?”

“很久以前,” 草间弥生在回信中写道,“我决定,我所能做的就是通过我的艺术表达我的思想,我将继续这样做,直到我去世,即使没有人看到我的作品。今天,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艺术作品感动了全世界数百万人。”

“我从小就天天从早到晚画画、画画、写字。当我早上到达我的工作室,我穿上工作服,马上开始画画,一直工作到晚饭时间。我不休息。我失眠。即使是现在,如果我在半夜有了什么想法,我就会拿起我的速写本开始画画。

草间弥生每晚睡在医院里,每周有六天在街对面的工作室工作。她在当地超市吃寿司。她自己做衣服。她显然对晚年得到的财富不感兴趣。她的工作室里有一个小的助理团队,还有在纽约、东京和伦敦照顾她兴趣的画廊。

草间弥生获得成功的一个原因是,她需要以某种方式弥补一个事实,即草间弥生从未像同时代的男性艺术家那样被艺术界所接纳。她既是一个局外人,又是一个日本女人。她只是不像白人男性艺术家那样被认可。回想起来,她显然是极简主义和波普艺术的重要人物。她的工作提供了两者之间的联系,这是独一无二的。

除此之外,草间弥生还获得了罕见的双重关注,即严肃的批评和极高的人气。2012年泰特美术馆举办回顾展时,她正在与路易威登合作推出一个时尚系列,这个系列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艺术与时尚合作,拥有数千个橱窗。她的作品的本质是,它始终具有具有普遍吸引力的能力。即使从早期的节目中,你也可以看到各个年龄层的人都怀着一种真正的惊奇向它敞开心扉。

互联网让草间弥生如愿以偿,这是她小时候坐在自己的牡丹花地里时无法想象的。她曾经写道:“我决心创造一个无人涉足的草间世界。”作为一个自恋狂的学生,她可能会很高兴地听到,太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已经进入到她的世界无法自拔。

原文标题:精神病院里的草间弥生: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艺术家

原文来源:转载自百家号作者:大牛文艺村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立体主义,几何心态美学

下一篇文章: 村上隆:多姿多彩的艺术怪才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