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资讯>正文

艺术家眼中的新西兰

来源:艺术中国  发布日期:2019-11-07 18:02

我们去画风景写生的时候对这种关系感受更深刻。我和古老师都是第一次去新西兰,那个地方是我们都没想到是那么的纯净,无论是空气、色彩还是原始状态,都让我们很激动。——编者按

艺术中国:欢迎各位观众收看这一期艺术中国沙龙节目。今天我们请到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清华大学绘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包林老师,一位是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设计系主任、研究生导师古棕老师。2014年10月下旬到11月上旬,由艺术中国和图腾树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联合举办的“画所未见”新西兰写生活动圆满举行。两位老师是这次写生活动的艺术家代表。在半个月的写生活动中,两位老师无论在作品的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有非常好的收获。请两位老师首先谈下一下在新西兰的印象和感受吧。

包林:写生对我们来说是每年或者只要天气好都要去做的基本功。北京的气候有时让我们无法在室内创作,所以很多年以来我都习惯于在中国的各个地方,到自然里去写生。写生有几个特点,它不容你去反复琢磨、设计,你必须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在光线的影响下,很快地把你的感受画出来。中国的南方和北方,地形颜色和地貌都不一样,我们在写生的过程中也体验到人和自然非常亲密的关系。

我们去画风景写生的时候对这种关系感受更深刻。我和古老师都是第一次去新西兰,那个地方是我们都没想到是那么的纯净,无论是空气、色彩还是原始状态,都让我们很激动。这次主题是“画所未见”,我对此有两个层次的理解:一是我们没有见到过的风景;二是见到这些风景以后,我们画的是风景后面隐含的,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就像中国人传统所说,风景后面有规律,有“道”在后面。

古棕:虽然是第一次去新西兰,但对我来讲有一种回味。因为我90年代初期的时候在俄罗斯彼得堡学习。那个地方的云、天,色彩关系等很像我们这次去的新西兰。当然那个时候刚去彼得堡,没有感觉那么兴奋。在“画所未见”的旅行中,在新西兰很兴奋,回来以后看见很多画的时候我感觉很幸福,好像有很多让人回味的东西。当时画的时候也是被这种环境所感动,可能中间有些景色很像是我们看的《魔戒》或其他一些大片的场景。从那儿回来以后,我的色彩也变得更加纯了一些。

艺术中国:在新西兰的时候,您说过这里是非常适合油画写生的地方。现在回过头来看新西兰的自然环境,让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包林:古老师可以把俄罗斯的风景和色彩关系与新西兰作对比。我和他一样,实际上我在法国待了很长时间,在那儿留学。我感觉到印象派会在那个地方产生的原因是当时所有的艺术家逃离城市,特别是从巴比松画派开始,他们会在郊区,在阳光底下去观察很多阴影里面对象的变化,所以印象派的风景是这么产生的。对我来讲,新西兰的阳光和云彩的变化的确比我们这种大陆性气候的变化大得多。一个画种的产生肯定是和它的地域有关。反过来讲,中国的雾霾产生另外一种感觉和诗意。所以在中国我画不出,也没有胆量画出这么鲜艳的色彩和这么强烈的对比。在新西兰我恰恰能放得开去表达,所以回来以后我始终觉得要是咱们的天气能够有了蓝天,有了空气的穿透度会好得多。

艺术中国:在新西兰画画的时候,古老师特别倾心于私人牧场,如果说徽州民居是传统文化价值观,广西山村是一种世外桃源,田园牧歌式的场景触动您的是什么?

古棕:我觉得因为当下生活的劳累,很多艺术家都有一种理想,到了某种环境中设一个心中的田园。现在很多人想收藏一张风景画放在家里,可能无非都是给自己一个想象的幸福空间,它可能也是解除我们现代生活疲惫的良药。在国内,我每年都去安徽、广西画风景,我觉得一群艺术家在一起边聊人生的阅历边聊艺术创作,是一种非常幸福的生活。这次去新西兰,我感觉它太漂亮了,特别像我们去小邮局看到的那些明信片,干净得不得了。但是对我来讲,我怕把画画得太干净。因为太干净会让人感觉你的商业气息太足,所以怎么样有效地控制画面,既能反映出画面本身的美,又能反映出心境中厚重的美很重要,这次去新西兰画的很多东西我是出于几个方面综合的考虑。

艺术中国:在新西兰包老师在同一个场景画了十余张风景画,这是出于您怎样的思考?

包林:国内称写生为采风,像古人一样行万里路,回去后再将心中所有的感受画出来。实际上在新西兰的采风让我觉得我已经没办法把各种各样的元素和感受综合到一块了。新西兰的朝向和中国相反,刚好住所的阳台是背阴的位置,我在那儿观察东西方光影的变化。前面是一片瓦卡蒂普湖,周围是群山,不远处是飞机场。那个湖就像一片蓝色的翡翠明珠镶嵌在中间。我说的光影不是房子、水的光影,而是云的光影,云在不断地变化,就像徐志摩的诗里说的一样。这种变化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经常上午画东边,下午画西边,甚至把西边和东边的风景揉到一块儿画。在画的过程中,我的体会是要捕捉那种感受而不是云本身。我在一个地方画的时候,构图基本不会变,但是我每天在画面上呈现的感受都是变化的。我觉得这种方式和我们以前采风的方式不同,能够固定地观看,凝视、品味一个对象。

艺术中国:您自己对这次写生的作品是否满意呢?

包林:我每一张都是很快地画,都没结束,回来以后还想接着再画。这次清华美院绘画系的教师展中我展出了几幅,每一张都是非常珍贵的记录,我都很珍惜。

古棕:我们在皇后那做了一次小型展览,我发现实际上当地有很多艺术家想和我们一起交流一起创作。我跟包林老师一样,觉得每张作品都有每张作品的情感。到目前为止,有很多东西还是希望在身边,就跟儿女似的,看着心里踏实。

艺术中国:如果未来再去新西兰写生的话,两位老师有什么期待或者建议吗?

包林:我觉得其实每个地方都各有特点。我们不可能把新西兰的特点完全画出来,只是把自己感受到的东西画了出来。我觉得无论到哪儿去写生,我都养成了一个习惯,一定要在那个地方待上十几天,能够反复地去观看你所喜欢的东西。当然这种观看时有选择性的,通过凝视的方式,你在心里面和

有一种沟通。在这种条件下,写生才会有意义。所以我觉得去新西兰的时间不能太短,一定要在20天以上。南岛的气候、色彩的变化是最好的。

古棕:我觉得下次去,如果能有一些新西兰的艺术家跟我们一起交流一起创作,经过一段时间的影响,可能画得比这次更有精神内涵上的丰富感。第一次有点像是旅行者,如果能够更深入地去了解新西兰的艺术家,包括当地诗人、音乐家的艺术生活,回过来再去画新西兰的风景会更有内涵。

艺术中国:2015年3月8日-14日,这次新西兰的写生作品将在北京师范大学的京师美术馆做一个汇报展。两位老师将有哪些作品参加?

包林: 能够参加这次展览我觉得很高兴,还有很多同学的作品放在一块我觉得很好。

古棕: 当时写生对尺寸有一些考虑,一般不超过50×60cm,但是如果要展览的话,应该有更大的尺寸。我们也感谢艺术中国和图腾树,希望将来多举行这样的艺术活动,我想还可以与新西兰的年轻人在一起做更多的关于艺术的交流和合作。

艺术中国:感谢两位老师的参与。

原文标题:画所未见——艺术家眼中的新西兰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