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艺术美学>正文

白石老人笔下的紫藤世界

来源:收藏快报 文/包光潜  发布日期:2020-08-17 15:49

齐白石的《紫藤图》色彩鲜艳,墨香浓郁,浓墨与枯笔相随,多有夸张。攘攘紫藤,灼灼其华,洋溢着春天的烂漫。此时此刻,越是乐景纷呈,越让人乐极生悲,在这个罕见的庚子之春,谁也不能置身事外。无论作文,还是绘画,哪个心头没有淡淡的哀伤?居家抗疫,足不出户,真的枉然了窗外大好春光。——编者按

古往今来,画紫藤者很多,能画出气韵的较少,画出神韵且能映照内心世界的更少。

无论是传统工笔还是写意,性情是绘画的翅膀,性灵是绘画的灵魂。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徐熙《蝴蝶紫藤图》时,为之耳目一新。目为色,耳为鸣。色是藤、茎、花和蝶,青紫红蓝白,笔笔到位,丝丝清晰,纤毫毕现,即便是枯梢萎须,以及蝶斑、触须等也画得非常逼真;鸣是蝴蝶振翮而生,翩翩起舞,咝咝复咝咝,轻微到不易觉察。如此细密周到,全仗性情而为。最近,我在研读徐渭的诗与画时,又重温了他的《杂花图》。此图绘有13种花卉果蔬,其中紫藤惊心触目——绝非青藤书屋里种植的曲折袅然之野藤——全然大写意,寥寥数笔,纵横自在,捭阖自如,线条疾驰,近乎癫狂,墨枯笔止处,意犹未尽。本是一纸斑斓皆紫藤,春意阑珊流连处,而到了徐渭的笔下却是花瓣裹挟在古拙苍茫的藤茎之间,显得格外萧瑟,仿佛耳畔响起震撼人心的大乐章——戚戚而恸的背景音乐。
  我对紫藤有着特别的情感,童年的记忆历历在目。老家麒麟畈是个依山的小村庄,每到春深季节,山野姹紫嫣红,溪流哗然。一片片红杜鹃,点燃了山坡;一树树紫藤花,参差闪烁。一个如火如荼,激情迸发;一个幽雅静寂,浪漫盈怀。比较而言,我更喜欢紫藤花,一是好看,令人心安意静,二是紫藤花煮熟晒干后可食,既是野蔬,也可果腹。城市化以来,紫藤已然成为都市的重要景观,随处可见。作为荫棚植物,它枝繁叶茂,紫花如蝶翩然,花序如串似瀑,花香馥郁,令人心旷神怡,亦可自慰乡思。
  庚子之春,非同寻常,世界各国人民都陷入新冠肺炎之困境,此乃人间劫难。而平抑悲戚的最好途径之一,便是读画了。除却徐渭,我还读了吴昌硕和齐白石。
  齐白石的《紫藤图》色彩鲜艳,墨香浓郁,浓墨与枯笔相随,多有夸张。攘攘紫藤,灼灼其华,洋溢着春天的烂漫。此时此刻,越是乐景纷呈,越让人乐极生悲,在这个罕见的庚子之春,谁也不能置身事外。无论作文,还是绘画,哪个心头没有淡淡的哀伤?居家抗疫,足不出户,真的枉然了窗外大好春光。白石老人在《紫藤蜜蜂图》中题道:“半亩荒园久未耕,只因天日失阴晴。旁人犹道山家好,屋角垂香发紫藤。”我凝望着摇曳的紫藤和翻飞的蜜蜂,突然想起南齐虞炎的《玉阶怨》:“紫藤拂花树,黄鸟度青枝。思君一叹息,苦泪应眼垂。”问君在哪里,眼下可安好?只盼望紫藤花绽放如瀑时,疫情殆尽,人间大安!
  白石老人的紫藤世界,充满着世俗的欢乐,既有现实的影子,更有梦幻般的憧憬。青藤翠叶,紫花云瓣,映照着辽阔的天空。远处有山,山形依旧;近处有花,水流花放;那令人宁静的紫藤萝,不知疲倦的蜜蜂……它们是那么明净而富有想象的内涵。无论是《紫藤蜜蜂图》中的蜜蜂,还是《紫藤雏鸡图》中的雏鸡等,都令画面充满了生命的意趣。
  有意思的是,齐白石的紫藤往往垂垂然而飘飘然,无比柔媚,几乎看不到如同石头般硬朗的影子,却处处充斥着浓郁的世俗气息,即大俗至大雅。
  吴昌硕却时常在紫藤的世界里种植石头,随心所欲,任凭风雨洗蚀,浅浅而不断地释放营养,令整个画面充满着苍古的意味,雕虫而生雅,因此更适宜文人的雅玩与揣摩。其中《紫藤垂露图》,紫藤虬曲,先是低垂,而后上扬,再缠绕在庞大耸立的丑石上,滴露流清响,花香最袭人。画的左上角题有半首诗:“花垂明珠滴香露,叶张翠盖团春风。”还有半首呢,当然是留给了读者,恰如画面的留白,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我看到的另一幅《紫藤图》,也题有这半首诗,也是紫藤绕石,只是石小而已,似有旁树曲枝在画外。紫藤葳蕤,攀附向上,然后藤垂花坠,仿佛紫藤萝瀑布,又似一帘幽梦。更有一幅令人惊诧的《紫藤抱岩图》,孤石粗壮似柱,拔地而起,耸然自立,却被紫藤重重围绕,匝匝如箍,盘旋而上,直至顶端而垂落,紫花青叶,花繁叶茂,一反自然形态中的花多叶少。从个人嗜好来看,我更喜欢这种兀然独立的构图,它有吴氏的琢心之雅,迥然不同于齐白石的放肆之俗。
  面对如帘似瀑的紫藤,我不由自主地诵读白居易《陈家紫藤花下赠周判官》:“藤花无次第,万朵一时开。不是周从事,何人唤我来。”赏心悦目,机不可失。

文章原标题:藤花无次第 万朵一时开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隋唐十二生肖铜镜

下一篇文章: 隋代陶器——十二生肖俑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