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中国传统美学>正文

任熊《紫绶金章图》轴

来源:收藏快报 文/李笙清  发布日期:2020-09-21 15:41

历代画家以紫藤花隐喻紫绶,以金鱼、锦鸡等隐喻金章,绘制了许多这一题材的作品,海上画派的很多名家亦有不少传世佳作,其中任熊的一幅《紫绶金章图》很有特色。——编者按

“黑眉玄发尚依然,紫绶金章五十年。三入凤池操国柄,八分龙节付兵权。东周城阙中天外,西蜀楼台落日边。莫遣洪垆旷真宰,九流人物待陶甄。”这首唐代薛逢的《送西川杜司空赴镇》所提到的“紫绶金章”,指的是古代卿相的金印,印钮上一般挽以紫色牡带,是封建官僚显赫地位与权势的象征。“紫绶金章”语出《汉书·百官公卿表上》:“相国、丞相,皆秦官,金印紫授。”“金印”即“金章”,配以紫绶,意谓达官贵人功成名就、升官发财的吉祥语,寓意事业成功,借指高官显爵。古代信奉“学而优则仕”的仕途哲学,故紫绶金章被古代诗人反复吟咏,宋代蔡襄就发出过“紫绶金章被宠荣,笔床茶灶伴参苓”的感叹。
  历代画家以紫藤花隐喻紫绶,以金鱼、锦鸡等隐喻金章,绘制了许多这一题材的作品,海上画派的很多名家亦有不少传世佳作,其中任熊的一幅《紫绶金章图》很有特色。
  任熊《紫绶金章图》轴,纵133、横30.5厘米,纸本,设色,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画之左侧题有作者款题识:“紫绶金章,渭长画”,钤白文印“任熊私印”。作品构图开阔,布局疏阔,上下造景,中间留白,意象深远。作者取景不取传统的庭院紫藤,而是山岩峭壁,有一种“新拓藤萝住翠峦,移根千本到云端”的气势,可谓匠心独具。
  画面上方,垂下数枝藤萝枝条茎蔓,曲折回环,数串紫藤花挂在枝条之间,挤挤簇簇,紫白相间,顾盼生姿,与黄叶相接,叶茂花艳,色彩缤纷,煞是好看。下面坡石嶙峋,一只锦鸡身披五彩,背立于石上,羽毛丰满蓬松,体形富态肥胖,扭头侧视自上垂下的紫藤花串,静立凝思,似乎正沉浸在紫藤花的清香四溢与繁花美景之中,俏皮中透着一股鸟的机灵性情。紫藤花疏密、明暗、浓淡的处理十分得体,以没骨法绘出,设色柔和,紫藤的素雅与锦鸡的艳丽,组合成一幅充满生机的情趣画面。此图布局合理,删繁就简,处置得当,颇有几分宋人孔武仲“绝壁藤萝喜可攀,更无平地之青山”的意趣。作者用笔疏朗灵动,对锦鸡的刻画造型显得有些夸张,在一应景物中体形明显大了许多,以奇寓正,突出了作者所要表达的“紫绶金章”的主题思想。
  任熊(1823—1857),字渭长,号湘浦、不舍,浙江萧山人,寓居苏州、上海,卖画为生。任熊为海派“四任”(任熊、任薰、任颐、任预)之首,在“四任”中年纪最大,可惜35岁即因肺病英年早逝。他擅长花鸟、人物、山水,宗法陈洪绶画法,构思奇异,布局奇巧,变化多样,线条如铁画银钩,风格清新活泼、笔墨精微、色彩缤纷。他笔下的人物、山水、花鸟、虫鱼、走兽、楼台、仙阁无不出神入化,传世作品多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紫绶金章”的画多为迎合之作,任熊生活在商贾云集的苏、沪一带的世俗社会之中,鬻画为生,不免会应官吏、商绅要求绘画一些此类作品,这在其他海派各家中亦很常见,如虚谷、任伯年、吴昌硕等都有“紫绶金章”的传世作品。
  此图设色明丽,雅静澹荡,立意鲜明,主题突出。作者以紫藤、锦鸡作为主题,紫藤之“紫”,垂挂如锦帐绶带,加上锦鸡的“锦”与“金”谐音,暗指官员的金印,物以附意,上下呼应,遂自然组合出“紫绶金章”的寓意。宋代词人夏元鼎《满江红》中有句:“紫绶金章朝路险,青蓑箬笠沧溟浩。”认为官场黑暗,充满险途,还不如悠游林泉,享受无拘无束的隐者之乐。任熊此图,将锦鸡以背立之势绘就,有功名富贵如过眼云烟之意,构图取景于山峦崖壁之间,亦有官场险恶居高势危满而易溢的深意,与夏元鼎“紫绶金章朝路险”的诗意暗合。看到此画,令人不禁联想起北宋诗人杨朴的《莎衣》,古代文人“直饶紫绶金章贵,未肯轻轻博换伊”的隐士之风,同样令人感怀万千。

文章原标题:紫绶金章朝路险:海派名家任熊笔下的《紫绶金章图》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宋代翎毛花鸟小品画

下一篇文章: 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