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自然美学>正文

诸升《清风翠竹图》

来源:收藏快报 文/姚悦  发布日期:2020-10-03 23:36

《桐阴论画》曰:“诸日如升,挥洒墨竹,功夫老到,理法双清。所见画幅,布叶匀称,发竿劲挺,似深得此中三昧者。拘泥于法而未能神明于法,终觉失之平实无离奇变化之妙也。”又曰:“兰花,竹石,师鲁得之笔,劲利匀整,所画雪竹尤佳。”——编者按

诸升《清风翠竹图》

资料图

竹之清风高节,为历代画家文人最喜抒发情感的入画素材。苏轼曾在《于潜僧绿筠轩》写道:“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旁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东坡先生赞竹之句,让人读后脱俗高境。不单单是苏大才子写竹,唐大诗人王维也有首很著名的《竹里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诗人不仅诗写得清新可人,若以诗入画,那真可说是“画中有诗,诗中有画”。
  多年前,笔者曾至沪上省亲,暇空去朵云轩赏画。那时朵云轩上好的古画有很多,让人看得不愿离去。对于前贤画“四君子”竹图,我一向比较喜爱,其中有郑板桥、金冬心、李方膺、吴昌硕、蒲华等名家所画墨竹。那时不仅能近距离观赏名画,更让人心动的是,还能察之于名家入纸入绢的妙然笔墨。一幅陈旧细绢的《雪竹图》映入眼帘,令人看得痴痴入神。画者署名诸升,当为清初画竹名家,尤以画雪竹最为出名。拜观诸升此《雪竹图》真迹,真的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仿佛白雪皑皑的冬天就在眼前,当无愧一代画竹“圣手”!
  诸升(约1617—1691后?),明末清初著名画家,字日如,号曦庵,仁和(今杭州)人,擅写竹,能画兰,工山水,通书法,尤精画雪竹。未入仕,布衣一生。法入宋元,师事鲁得之(1585—1660,字鲁山,钱塘人,为万历二十年进士李日华入室弟子,李“鹤梦轩”所藏字画名品甚丰,精鉴别,大藏家钱谦益对其评价颇高。鲁书宗欧、颜,画学东坡、文同、吴镇,画兰淡逸,一派文人气格)。诸升有此良师,起手甚高,笔致劲利不同凡响。在艺术思想上,画家认为笔墨必须真实,要向大自然讨生活。可以看的出,画家所画之竹,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从画家写竹的存世量来看,应该说还是有相当数量的。画作“物以稀为贵”虽好,但也给鉴别古画真赝增加了不少难度。若存世画作有一定数量,在鉴别比对上,肯定要轻松许多。
  诸升是以画竹闻名,画雪竹更著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画家的画尚偶能遇见;然近些年,画家的画几乎已看不到了。诸升毕竟也是清初名画家,画迹虽有一定的存世量,但真能见到画家真迹上品的,早已是凤毛麟角。我曾去休宁,一藏家出示诸升“雪竹图”让我评鉴。由于我曾见过真的诸升雪竹图,故无论从此图笔墨功力、画面构图以及绢的年代、落款等诸多因素来看,都与诸升所作竹图相去甚远。吴湖帆在鉴定字画时曾说:“望气便知真伪!”传统鉴定古画,靠的都是“目鉴”,这都必须要求平时多看书画原迹,理性分析,只有谦虚谨慎,方能入得真谛。
  《桐阴论画》曰:“诸日如升,挥洒墨竹,功夫老到,理法双清。所见画幅,布叶匀称,发竿劲挺,似深得此中三昧者。拘泥于法而未能神明于法,终觉失之平实无离奇变化之妙也。”又曰:“兰花,竹石,师鲁得之笔,劲利匀整,所画雪竹尤佳。”眉批云:“墨竹要法备趣足,方能入妙。日如法有余,趣不足也。”诸画定之为“能品。”(明·何良俊《四友斋丛说·画一》:“世之评画者,立三品之目:一曰神品,二曰妙品,三曰能品。”)是论所评,均带一家之言,但基本上亦见公允。诸写竹图,恪守古法。自然写生,笔据真实,从不敢“越雷池一步”。这也是画家笔墨“守法”而“少趣”之不足也。那么,话又说回来了,古人构图之严谨,笔墨功力之精深,也是后世随便草草两笔者,所无法比拟的。
  笔者曾在上海朵云轩见过诸升所作《清风翠竹图》。作品墨笔绢本,尺寸178×79厘米。如此绢本巨幛,画得如此完美精整,亦见画家精湛笔墨功力,足可扛鼎。画非世人所赞的雪竹图,而是纯墨笔翠竹精作。说他精,精到笔笔见工,美到片片见叶。翠竹浓淡交融,繁而不乱,新篁细筱,扶疏蓊郁,萧萧数竿,挺劲有力,足可清疋怡神。画面曲直善变,风致摇曳,毫无“失之平实,无离奇变化之妙”一说。画家作画,写的是笔墨心境。可以看得出,七十一岁老叟作画时的心情非常之好,老而弥坚之气足可力扫千军。

文章原标题:画竹“圣手”诸升《清风翠竹图》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青卞隐居图》赏析

下一篇文章: 丰子恺笔下的春天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