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

当前位置:文化汇>美学>艺术美学>正文

中国美术馆馆藏的李可染的《大黄牛》作品

来源:收藏快报 文/张晓芳  发布日期:2021-03-16 22:32

 此幅作品为李可染1951年所作,是一幅概括简练、意蕴生动的彩墨黄牛图。画面构图简约而不简单,颇为生动。画面主体为一头侧向一边凝望的壮硕黄牛,增加了画面的视觉延伸感。黄牛刻画虽仅寥寥数笔,但用笔虚实、浓淡兼具,洒脱自然,将黄牛的神态、动态、骨骼架构、身形特征刻画得淋漓尽致。——编者按

《宣和画谱》卷十三《畜兽叙论》中云:“乾象天,天行健,故为马。坤象地,地任重而顺,故为牛。”古代常把牛比作坤卦,牛在人们心目中是温良恭顺、勤奋进取的象征,憨厚勤劳、壮硕稳健的牛儿总能惹人怜爱。2021年正值辛丑牛年,借“牛转乾坤——辛丑(牛年)新春生肖文物图片联展”在溧阳市博物馆展出的契机,有幸观瞻到中国美术馆馆藏的李可染的《大黄牛》作品,牛年话牛,特撷来与大家共赏。

此幅作品为李可染1951年所作,是一幅概括简练、意蕴生动的彩墨黄牛图。画面构图简约而不简单,颇为生动。画面主体为一头侧向一边凝望的壮硕黄牛,增加了画面的视觉延伸感。黄牛刻画虽仅寥寥数笔,但用笔虚实、浓淡兼具,洒脱自然,将黄牛的神态、动态、骨骼架构、身形特征刻画得淋漓尽致。浅橘黄与层次丰富的墨色相结合,清爽雅致,不落俗套。画面右下角是牵着牛鼻绳的牧童,回眸望向黄牛,绳子自然地置于两手中,轻松无紧张感。牧童似与牛朝夕相处,爱护之情显而易见。而黄牛也似在看着牧童,两者的对望又让画面有向中心聚合之感,收放自如,可见画者的巧心。画面上方错落排列几行行书大字:“大黄牛,肥又大,土改以后到我家。一九五一年。李可染画。”钤印阴文朱印“可染”,字体厚重稚趣,行文点明了黄牛到主人家的时间,即在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实行农民阶级的土地所有制之后。图文位置的巧妙安排让画面富有美感与设计感。右下角钤印阴文朱印“陈言务去”,图中只能看到“务去”两字,这也是李可染常用的印章之一,此印章与左上角的印章生动呼应。

李可染(1907—1989),原名李永顺,江苏徐州人,是中国近代画家、诗人,擅画山水、人物,尤擅画牛,为画牛名家。“牛也,力大无穷,俯首孺子而不逞强。终生劳瘁,事人而安不居功。纯良温驯,时亦强犟,稳步向前,足不踏空,形容无毕,气宇轩昂,吾崇其性,爱其形,故屡屡不厌写之。”这是李可染多次使用过的跋语,他对牛的习性了解至深,对画牛钟爱有加。甚至,其画室也名为“师牛堂”,以表达其以牛为师,辛勤创造的艺术韧劲。其作品以画单色水牛为最多,偶画黄牛,但不论对哪种牛的形象塑造及艺术再现,都源于其对生活的耐心体悟、细致观察,以及对牛、孩童主题的喜爱,从此幅《大黄牛》中也略知一二。

文章原标题:李可染《大黄牛》生动活泼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宋代花口碗的典雅风范

下一篇文章: 品赏《行书七绝诗轴》



分享到各大社区